当《速度与激情8》开始抄袭金庸

《速8》整个剧情人设,几乎和《神雕侠侣》一模一样。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侠之大者,飙车毁车。

零点场,本该宽裕的电梯口挤满了观众。对于一部陪伴了我们16年青春的“老伙计”,大家拿出了十足的虔诚与尊重。

硬糖君本以为主演是人民的郭达,谁知却是妥妥的郭靖。《速8》整个剧情人设,几乎和《神雕侠侣》一模一样。

可见武侠虽然没落了,但是套上一个好莱坞的壳子,依旧能够让人“爽”一阵子。

穷形尽相,总少余味。华裔导演林诣彬曾在《速度与激情》5将该系列带上巅峰。随后的6已显露颓势。到第七部,他已无法接受忍受片方两年一部续集的丧心病狂的速度,黯然辞导。《速度与激情》7换上华裔鬼才温子仁。如果不是保罗沃克的意外离世,影片大打温情牌,或许前途难测。

善游者溺,善骑者堕。《速激》系列,成也飙车,败也飙车。作为续集,好莱坞一贯做法就是加大、加大、再加大,最好成为巨无霸。

《速激》前面的系列把飙车、越狱、逃亡、枪战、正反派角色大逆转、仇杀、救世等等所有心跳玩了个遍,把观众的胃口满满当当喂了个饱。

这一次的《速8》,虽然再次验证了视觉奇观与暴力美学的屡试不爽。但除了越发空洞的we are family,越来越脱离飙车的“欺山赶海”式特效已让观众审美疲劳。

而反派不够,那就加个“李莫愁”?

情怀不够,baby来凑

《速激》系列从第四部开始,就引入“家人”的概念。《速7》更将“温情” 牌打到了极致。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此刻此地的家人” 。这句话作为电影的内核裹脚布,从未淡出过本系列的电影。这大概是因为,这是编剧赋予文化水平不高的一众主角们,最深刻的一句台词了。

上一部《速7》的票房、口碑双丰收,有很多理由。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应该是全片围绕回归家庭来叙事,极致烘托了布莱恩这个主角的灵魂性。导演温子仁通过急速的画面和温暖的爱意,最大限度满足了观众对于保罗·沃克的缅怀之情。

而我们的《速8》这一次深谙“情怀不够,baby来凑”的道理,塑造了大反派黑客头目“李莫愁.塞隆”。

故事一开始,是一场头盘小菜“古巴街头飙车”。紧接着李莫愁.赛隆找到了郭靖.多姆,告诉他:“你的小三华筝和她生的孩子,都在我手里,你要为我办事!”

郭靖.多姆害怕黄蓉.莱蒂发现,就悄悄帮李莫愁.赛隆盗取了“九阴脉冲神器”——一款可以让高手无法发出内力的高科技产品。

黄蓉.莱蒂和丐帮兄弟发现郭靖.多姆的叛变,痛心疾首之余只好合力追踪其下落。一番波折后,大家发现李莫愁.赛隆的真正目的不是“九阴脉冲器”,而是一搜核潜艇中的核弹。她要偷来炸死陆展元全家。

郭靖.多姆内心一直煎熬,在苦衷被丐帮兄弟知晓后,大家派了大小武兄弟去飞机上拯救他的私生子。大武担心打斗太血腥,给小baby套上耳机播放《铁血丹心》。于是,他一边打反派,一边提着婴儿车的场面承担了全片的主要温情点。

影片的结尾,李莫愁.赛隆虽然计划失败,但是凭借高超轻功(降落伞)逃生。下一次,她应该会和主角们相约“绝情谷”吧?

因为小三华筝早已被李莫愁.赛隆杀害,郭靖.多姆呵呵一笑,举着baby来到黄蓉.莱蒂的面前说:“meet the most important person in my universe”(来见见江湖上的真正女扛把子)

郭靖.多姆给孩子取名为布莱恩.破虏。众兄弟把酒言欢大喊we are伐木累,共商飙车大业。

黔驴技穷,见好不收

2013年11月30日,饰演布莱恩的男星保罗·沃克因车祸意外去世,这一消息迅速震惊好莱坞和“速激” 影迷。他的去世,也让原计划2014年上映的 《速7》延后重拍,并改在2015年才得以与观众见面。

《速7》在片尾用了好莱坞商业电影罕见的十分钟,来跟影迷一起专门向故去的保罗·沃克致敬。这种奢侈的告别,不但击中了那些长达十几年的“速激”迷内心中柔软的部分,也将靠极致速度来挑战人们视觉的商业大片,向温情脉脉的叙事靠拢。

第七部之所以显得那样与众不同,恰恰就在于影片对保罗·沃克的处理:他所饰演的角色没有在影片里 死亡,而仅仅是驶向了另一个方向。如同一次不想说出口的告别,一切都还是在平静中继续着。

通过邀请保罗·沃克的兄弟和他的替身来演绎剩余的戏份,《速7》采用 CG技术 “复活”了保罗。影片结尾: 保罗·沃克饰演的布莱恩一家人在海滩玩耍,嬉闹中满含着家庭的温馨。

托雷多动身要走,拉姆齐问他: “怎么不说一声?”他说:“怎么说得出口?”就像是范·迪塞尔本人以及万千观众对保罗·沃克的心声: 没有人喜欢这样永恒的告别,谁也讲不出那句再见。

一场华丽的车技,一群生死与共的朋友,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结尾更温情?

相比之下,《速8》的温情则显得廉价而不合时宜。

到处播种的郭靖.多姆,抱着华筝的孩子与黄蓉.莱蒂组成step family,使得“被牺牲”的华筝沦为一台生育机器。这就不得不让所有为人母者感到寒心,并怀疑郭靖.多姆的黑化动机:究竟是为了心爱的女(pao)人(you)华筝,还是只为了护着自己的骨血小baby?

该系列影片一直所宣扬的家庭观念,被一场不合时宜的婚外情以及动机颇可商量的反叛消解。以狭隘之心揣测,华筝是不得不死的,因为在郭靖.多姆的宇宙中,最重要的人从来不是她。

飙车需要激情,家庭则需要长情。或许在银瓶乍破枪声火影的特效中,对家庭的肤浅处理可以被观众忽略。但如果硬要上纲上线,《速8》在整个系列中也只能沦为二流。

在无脑的好莱坞动作戏的大背景下,《速激》系列的逻辑叙事曾是一股清流,但此次《速8》让人诟病的地方却太多:

大反派李莫愁.赛隆都要抢核弹了,世界各国军方竟然没有插手。让一群飙车族拯救地球的设定,让早习惯了超级英雄套路的观众,都会感到缺乏铺陈。

我们与超级英雄之间,是否只差一张驾照?

一个团队里有黑客、壮汉、飙车狂,是不是就能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战?《速8》真正糟心的是,在社会大分工已经如此细化的情况下,让一群赛车爱好者承担了太多“不属于他们的任务”。这一次已经在抢核弹,下一部如果不出现外星人怎么交差?

唯一值得夸耀的或许就是画面。僵尸车的设计足够惊艳,但可惜昙花一现。古巴翘臀窄巷飙车,冰原单手转鱼雷,这些都是水准线上的标配。而到了核潜艇一段,硬糖君鼓掌之余也在暗叹:观众的阈值越来越高,《速9》出现飞船足以预料。

英雄不但会适时而生,更应该知道何时隐去。美人名将,不让世人见到白头,才是永恒的传奇。

《速7》本是《速激》系列最佳的见好就收的机会。但话又说回来,那么赚钱!谁收得住?

多元共存,只盼郭达

最近的一些好莱坞影片,已经可以十分从容的开一些“种族”玩笑,而不必被放到风口浪尖下指责。比如《速8》中多次出现黑人在冰原“怕冷”的梗,并没有引起普通观众的不适。

诸如《极限特工》《敢死队》《生化危机》《速度与激情》等片呈现出多元族裔的明星阵容与风格化的城市背景。与之相应的,这些主角在多元文化的动作故事片中得以幸存的关键,得益于他们在一个跨文化的混杂语境中挣扎求生的能力。

或许一切并非偶然。掌控这些环境的英雄形象,越来越多地为一些黑白混血或多元族裔的演员所塑造。

乐观的说,这种趋势反映了当代美国种群统计和族裔认同观念的擅变。昭示着都市动作电影中由来己久的白人中心主义观念,正发生着某种微妙的变化。功利的分析,好莱坞之外电影市场(典型如华语市场)的广阔“钱景”,使得电影巨头不得不狡猾的调整计划。

这种发展趋势中最新的转变,是选择混血和多元族裔的演员作为主角,使这类演员成为好莱坞动作电影人物中冉冉上升的新生力量。且不去讨论大甜甜、范冰冰在《金刚》《X战警》中的“酱油”,黄晓明顶替施瓦星格出演《金蝉脱壳2》主角就是一个明证。

《速度与激情》系列描绘了一个种族和谐的洛杉矶。影片所展现的平民区,虽然每个族群都清楚自己的势力范围,但是存在于他们之间的是友善的竞争。而混血演员范·迪塞尔饰演了那个充满差异的、乌托邦式的亚文化群体中族裔背景复杂的领袖。

根据导演罗勃.柯恩所言,速激电影的灵感源自一个名叫李肯的记者的一篇关于东部和西部海岸非法赛车的报道。自从20世纪90年代初这项活动在南加州展开以来,年轻的亚裔美国男子一直处在这场狂热运动的最前线。

在街头赛车的圈子里,对白人的评价是复杂的,有时甚至自相矛盾。最明显的是,白人特权正在逐渐消失。地位是通过个人表现而确立的,速度即标准。而当今的全球影业,中国市场已经成了不可忽视的兵家必争之地,票房即王道。

这样看来,郭达.斯坦森继续出演《速激》系列十拿九稳。情怀牌已经打烂,艺术水准江河日下,能否有新鲜的亚洲面孔甚至是中国面孔的加入,或将成为该系列最后的商业救赎。所以,下次请一定要有郭达和蔡明!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